May 252012
 

作者: Di Wu | 可以转载, 但必须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版权声明
网址: http://diwublog.com/archives/398
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。

你突然哼起了这首歌,这些年里,你也总是会在不同场合想起这首歌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,你在北京的那座校园里最后一次看演出,毕业的演出,一个就要工作了的大四学生唱了这首歌。不是压轴曲目,但你听完那首以后,却踉踉跄跄起身走出了讲堂。

你在毕业的那个夏天,仅仅只是那个夏天,你握着手里来自大洋彼岸的那纸offer。你说你才终于有了归属感,终于感觉到了自己和这座园子千丝万缕的情绪。你用四年证明了自己,而代价是几乎空白的四年回忆。

你不敢多想了。东海岸的冬天让你畏惧,尽管一楼客厅的暖气还是开得很大。三点钟,你瞥了一眼白茫茫的窗外,开始期待一辆橙黄色的校巴。那车上有你的孩子。

孩子们的境况让你开心又让你难受。你看着他们一点一点长大,在这个你当年不敢想象的国度读书弹琴、接受教育、结交朋友。他们有着无忧无虑的童年,他们呼吸清洁的空气,他们只学习他们所爱的东西。而这些,在你还是孩子的时候,根本无从谈起。

孩子的出现却又让你难受。家里的餐桌永远分成两边。你和老公要吃热饭热菜。女儿和儿子却要等饭凉了才肯下筷子,渴了只喝冰水。女儿是老大,偶尔还能用中文还嘴。老二已经7岁,中文却只能勉强听懂。孩子们觉得无所谓,你却很着急。

三点钟。一楼客厅的暖气越烧越旺,你还是觉得冷。

你突然意识到这一周好像过得很长,过了很久了。今天好像是周五。

周五要去华人教会查经和聚会。周五意味着不用做一顿完整的晚饭。等孩子们回了,再等老公从学校回来,带上两个现成的菜,你们就上路。查经的教堂在相邻的一座镇上。

你还记得第一次去教会的经历。当时的你还是孤身一人,听说周五有一顿免费的中餐,你就跟着师兄一起去了。刚要踏进教堂的时候,你突然有些害怕。你当时还无法将“信仰”两个字写进自己的字典。

你就这么诚惶诚恐的坐到了一群人中间。这群人中,有和你父母同龄的长辈,也有挺着大肚子的师姐和初为人父的师兄。有南方口音,也有北方口音,还有香港和台湾的同学。

很快你就和他们聊开了,你发现他们也许是你见过的最善良的一群华人。临走的时候,你被硬塞了两大盒饭菜。你是新生,你是他们眼中的小妹妹,他们知道你还做不好饭菜,他们不希望你挨饿。

哦对了,你和老公也是在教会的周五晚餐上认识的。当时你们就这么面对面的坐着吃着,他还傻乎乎的穿着那件印着你们本科学校名字的长跑纪念衫。

在这所大学,你们是同一个专业同一个方向,只是你不喜欢他的老板,所以你们没能在一个实验室。It doesn’t matter,你总是这么对自己说。

你们进展得很快,表白答复蜜月旅行领证拍照登记结婚,你们觉得两个人的事情也应该像做实验一样痛快利索。而且,爸妈总是说,你也不小了,姑娘家的耽误不起。

再然后,你有了份研究所的工作,他找了份教职。你们很快有了孩子,他也顺利的做到了副教授。你们每年都会把各自的父母接来小住一段时间。原本是想尽尽孝,可是日子长了,老人家们习惯不了,连带孩子的忙都帮不上。孩子们只说英文,老人家听不懂,忍不住了就打。可是你知道,这不是孩子的错,也不是父母的错。

每当夕阳西沉的时候。

你又哼起了这首歌。几点了,四点了。四点看夕阳,你苦笑了一下。你花十多年的时间,终于习惯了这里的冬令时。五点天就要全黑了。那时孩子们就会回了,老公也就快要回了。

十几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冬天,你和他一起坐火车去纽约。那是你们第一次一起去纽约。你们在曼哈顿岛的34街下车,他想往北走,横穿中央公园,去逛博物馆。你却说不,你说你想去看自由女神,然后去看华尔街。你说你有师姐就在华尔街上班,可气派了。

他当然依着你。你们就一直往南走,坐小轮渡去看自由女神,你说你在上海飞纽约的航班降落的时候,你就从眩窗里看到女神像了。那天天气特别好,你说那是一个好兆头,预示你能在这片土地上找到自己想要的生活。他说你别逗了,然后你们俩就搂在一起哈哈大笑。嘴里呵出的水汽,被哈德逊河上的阳光照耀着,映出了一片片七彩的光晕。

华尔街和自由女神岛都在曼哈顿岛的南面。那天是周末,街上游人特别多。你们手挽着手走着,特意在那座“华尔街公牛”铜像前合了张影。手里提溜着相机,你半认真的对他说,你以后也要来这上班,赚好多好多钱,然后把家安下,你们会有一个温暖的家。

时光飞逝,转眼你就走到30岁的门槛前。之前五年紧张的生活稍稍放松了一点。慈眉善目的导师专门找你谈话,告诉你以前的工作干得不错,但是今年没能招到满意的新学生,余下的工作还需要你继续顶着。你没说什么,你从心底里觉得导师有恩于你,否则你也不能过上现在的生活,你不想辜负她。

你现在偶尔还会想起当时和老公在华尔街那只大铜牛旁开过的玩笑,你的确动过小小的念头,读博士的六年却苦于无法实现。实验室的事太忙了,容不得私心杂念来干扰,你这样安慰自己。

我依然,等待你的归期。

你觉得头有些晕。头晕的时候你也喜欢哼这首歌。头晕是学生时候落下的毛病。天开始有些暗了。

你想起了远方的朋友们。你的同学,你的老师,还有爸爸妈妈。你一直是他们的骄傲。现在也是。你突然有些高兴。他们都还好吧。

他们都好,至少你上一次回国的时候,那是一年前的冬天,他们都好,只是有些老了。一遍又一遍听你的外国见闻,朋友们睁着大大的眼睛,笑着,不说一句话。你突然盯上了坐得最近的室友的眼角,你暗暗的吃了一惊,那些深深的鱼尾纹。你后来一连几天都不敢照镜子看自己的眼睛。

也想过回去。可是孩子们怎么办,他们肯定不适应。城里的空气污染那么严重,还有,那些热饭热菜,其他小朋友的欺负,残酷考试竞争。不行不行,不能回去。你于是妥协了。

可是爸妈还能等多久,你不知道,你害怕知道。妈妈的身体渐渐有些不好了。你上次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狠命追问,爸爸才小声告诉你的。你有些麻木的情绪一下就紧张了。

外面的世界很无奈。

你苦笑着对自己说。你头晕得又厉害了。孩子们还没回。你想先小睡一会。睡一会就好,等醒来的时候就什么都好了。

你希望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小小的淡淡的梦。等醒来的时候,你还是那个念着“当时明月在/曾照彩云归”的丫头,伴着湖光塔影,设计自己的未来。

然而你却无法醒来。

2009年1月4日 第一稿
2012年5月25日 略有改动

 Posted by at 10:05 pm